来自 航空航天 2019-05-14 00:4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 > 航空航天 > 正文

韩须正视中国愤怒_空中网军事频道,中国渔民不

  社评:决不接受韩方动枪打死中国渔民

首页> 军事新闻> 中国军情> 绝不接受韩海警枪杀我渔民 韩须正视中国愤怒 来源:网络2013-01-01 11:22 hawk 分享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一名中国渔民10日早上被韩国海警开枪打死。希望通过这件事的处理,我们看到韩国是个讲理、并且克制的社会,而不是一个民族主义沸腾,把一个被打死的渔民首先看成外国人,而不是首先把他看成一个“人”的国家。

  韩国海警昨天下午与30多艘“越界捕鱼”中国渔船发生冲突,并将其中两艘100吨级渔船的船员拘捕。在双方冲突中,韩方海警发射的橡皮子弹击中一名中国张姓船员的左胸,该船员经抢救无效死亡。消息传到中国,舆论对韩方海警发出一片谴责之声。

图片 7

韩国;中国渔民;敌人;环球时报;海警

  韩方海警宣称,他们的橡皮子弹是朝“无人处”发射的,这种说法很难令中国公众信服。我们呼吁中国政府介入对此案的调查,给舆论以真相。

资料图:韩国海警执法时与中国船员发生肢体冲突

一名中国渔民10日早上被韩国海警开枪打死。韩方称当时这名渔民所在的中国渔船越过了海上边界,进入韩国水域捕捞。韩方海警登船搜查时,该渔民有“抵抗”行为。中韩外交部门就这一事件发生龃龉。

  中韩两国存在海洋划界问题,各自主张的专属经济区重叠。2001年中韩渔业协定生效,中国的一些传统渔场被划到韩方水域,中国渔民一时难以习惯。由于中国渔民人数多,船也多,中国近海几乎无鱼可捕,很多渔民被迫“越界”捕捞。这些历史原因都是真实的,韩方不能张口就怨中国渔民“不守规矩”。

社评:决不接受韩方动枪打死中国渔民

中国渔民同韩国海警的摩擦由来已久,2012年10月一名中国渔民被韩国海警发射的橡皮子弹打死,而这次韩国海警把子弹换成了真的。

  中国渔民要保持生计,中韩新划的界限需要与这些生计相磨合,才能平稳过渡。当初设立“过渡水域”,遵循的恰恰是这个道理。中韩两国的水域区间太狭窄,不到400海里,中国渔民开船没多远就到了韩方控制的水域,韩国需要把问题的复杂性对国内舆论解释,不可采取简单的民族主义立场。

韩国海警昨天下午与30多艘“越界捕鱼”中国渔船发生冲突,并将其中两艘100吨级渔船的船员拘捕。在双方冲突中,韩方海警发射的橡皮子弹击中一名中国张姓船员的左胸,该船员经抢救无效死亡。消息传到中国,舆论对韩方海警发出一片谴责之声。

即使中国渔船真的越界捕鱼了,那名中国渔民对韩国海警的执法也真做了“抵抗”,但韩国海警就该将其击毙吗?韩方一些人可能觉得只有这样才够“威风”,才算得上维护他们的“主权”,但他们考虑了中国社会的感受吗?

  一个时期以来,中韩一发生渔业冲突,就有韩媒叫嚷受了中国“欺负”。去年12月一名韩国海警被中国船员用玻璃碎片刺伤身亡,韩国舆论的民族情绪达到顶峰。要给中国船员“来硬的”,“海警应当开枪”,这些激烈口号不断充斥韩媒。

韩方海警宣称,他们的橡皮子弹是朝“无人处”发射的,这种说法很难令中国公众信服。我们呼吁中国政府介入对此案的调查,给舆论以真相。

韩国社会对中国有多少潜在的意见和情绪,反过来中国公众对韩国的潜在对立看法就可能同样多。当一方擦着一根点燃公众情绪的火柴时,一定要慎之又慎。中韩海上渔业纠纷是老问题,韩方处理它的出发点就不应是“枪杆子里面出秩序”这样简单。韩方应接受处理这些问题有些艰难的现实。

  韩国的民族主义舆论显然构成了昨天一名中国船员被打死的大背景。韩国是不是希望中国媒体也充分动员起来,制造出对韩国海警实施报复的舆论氛围呢?

中韩两国存在海洋划界问题,各自主张的专属经济区重叠。2001年中韩渔业协定生效,中国的一些传统渔场被划到韩方水域,中国渔民一时难以习惯。由于中国渔民人数多,船也多,中国近海几乎无鱼可捕,很多渔民被迫“越界”捕捞。这些历史原因都是真实的,韩方不能张口就怨中国渔民“不守规矩”。

中国从没有鼓励自己的渔民前往韩方海域捕鱼,教育渔民守法是中国的一贯政策。然而种种原因导致了一些渔民坚持打擦边球,大海不是陆地,渔民对海上权益及法则的认识达不到陆地边界的清晰度,韩方如果出手太猛太狠,它的出格就比中国渔民一时越界捕鱼的出格还要严重。

  实事求是讲,中国主流舆论并不支持、鼓励沿海渔民到韩方控制的水域冒险捕捞,但舆论同时很同情这些渔民的现实处境。中方并非没做努力,但显然一时拿不出既能消除两国渔业纠纷,又能使中国渔民安居乐业的两全办法。

中国渔民要保持生计,中韩新划的界限需要与这些生计相磨合,才能平稳过渡。当初设立“过渡水域”,遵循的恰恰是这个道理。中韩两国的水域区间太狭窄,不到400海里,中国渔民开船没多远就到了韩方控制的水域,韩国需要把问题的复杂性对国内舆论解释,不可采取简单的民族主义立场。

中国要继续教育自己的渔民依法捕鱼,不要主动越界。但韩国海警也应清楚,海上边界不是“三八线”,如果中国渔民没有威胁韩国海警的生命,后者就决不应把一颗实弹射向前者。他们面对的中国渔民顶多是经济违法者,或有不同程度的拒绝执法行为,但这些渔民不是恐怖主义分子,不是暴徒,他们是生活所迫的海上漂泊者,他们不是韩国的敌人。

  严肃的学者分析,中韩要彻底解决渔业纠纷,可能需要一两代人的时间。中韩两国在这期间都应表现出耐心和克制,认真控制摩擦的规模,避免它们的激化。

一个时期以来,中韩一发生渔业冲突,就有韩媒叫嚷受了中国“欺负”。去年12月一名韩国海警被中国船员用玻璃碎片刺伤身亡,韩国舆论的民族情绪达到顶峰。要给中国船员“来硬的”,“海警应当开枪”,这些激烈口号不断充斥韩媒。

韩国舆论对中国人多有负面情绪的宣泄,在我们看来,这是非常小肚鸡肠的表现。在中国有那么多韩国人,他们差不多在中国多地建起了“韩国城”,他们一直受到中国舆论和周围社会的良好对待。中国公众对韩国的意见从未指向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韩裔群体,而韩国舆论却常把自己的情绪用到他们日常见到的中国人身上。

  韩国舆论总是宣扬其海警的委屈,但韩国媒体人想没想过中国渔民的真实境遇?在中韩双方人员的对峙中,韩国海警配备了枪支,不管是真子弹还是橡皮子弹,现实是昨天打死了一名中国渔民。而中国渔民手里只有劳动工具,他们的反抗都是弱者的被迫反应。韩国设立新规定允许向非武装的中国渔民开枪,这是本次“误杀”的祸源。

韩国的民族主义舆论显然构成了昨天一名中国船员被打死的大背景。韩国是不是希望中国媒体也充分动员起来,制造出对韩国海警实施报复的舆论氛围呢?

我们希望韩国舆论这次醒一醒,韩国政府从中韩关系的大局出发,调查追究打死中国渔民的这一极端事件。韩国官方应当表达对死者及其家属的同情,应当对开枪的海警给予依法处置,并向中国社会做出令人信服的交代。

  我们要求韩国方面对这件事展开严肃调查,给亡者的家属、也给中国公众一个交代。我们不希望此事搞翻中韩关系,加剧两国民间的感情对立,但这需要韩国方面正视中国舆论的愤怒,做好包括赔偿等各种善后工作。韩国还应以此为鉴,重新禁止海警向中国渔民开枪。

实事求是讲,中国主流舆论并不支持、鼓励沿海渔民到韩方控制的水域冒险捕捞,但舆论同时很同情这些渔民的现实处境。中方并非没做努力,但显然一时拿不出既能消除两国渔业纠纷,又能使中国渔民安居乐业的两全办法。

这件事不应对中韩关系形成严重刺激,但这决不能仅仅指望中国舆论的“理性”。韩方的善后应当让中国社会看到它的诚意,让我们相信这仅仅是一个意外,而不是韩方对中国渔民因各种原因一时越界的“标准回应”。

  希望中国政府对韩方做严正交涉,施加必要压力,推动此事的公正解决。▲

严肃的学者分析,中韩要彻底解决渔业纠纷,可能需要一两代人的时间。中韩两国在这期间都应表现出耐心和克制,认真控制摩擦的规模,避免它们的激化。

希望通过这件事的处理,我们看到韩国是个讲理、并且克制的社会,而不是一个民族主义沸腾,把一个被打死的渔民首先看成外国人,而不是首先把他看成一个“人”的国家。▲

韩国舆论总是宣扬其海警的委屈,但韩国媒体人想没想过中国渔民的真实境遇?在中韩双方人员的对峙中,韩国海警配备了枪支,不管是真子弹还是橡皮子弹,现实是昨天打死了一名中国渔民。而中国渔民手里只有劳动工具,他们的反抗都是弱者的被迫反应。韩国设立新规定允许向非武装的中国渔民开枪,这是本次“误杀”的祸源。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航空航天,转载请注明出处:韩须正视中国愤怒_空中网军事频道,中国渔民不

关键词: 威尼斯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