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军情 2019-05-17 14: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 > 中国军情 > 正文

传媒称军国主义抬头,日右翼鼓吹行使公共自卫

图片 1   资料图:2011年8月23日,在日本2011年度富士综合火力演习中,自卫队士兵进行手枪射击表演。 摄影: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图片 2   资料图:2011年8月23日,在日本2011年度富士综合火力演习中,自卫队士兵进行手枪射击表演。 摄影: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7月1日,正值日本自卫队成立60周年,日本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决议。

  据《朝鲜日报》11日报道,日本政府决定修改相关法律,使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的日本自卫队在基地外国际机构人员等受到攻击时,可以予以还击,开始全面推进引入集体自卫权。此前,日本首相直属委员会9日发表的未来生存战略报告称,日本政府应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在国内极右翼势力膨胀、与邻国岛屿纠纷渐入高潮之时,日本再提“集体自卫权”,无疑是扶正蠢蠢欲动的军国主义苗头。

  据《朝鲜日报》11日报道,日本政府决定修改相关法律,使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的日本自卫队在基地外国际机构人员等受到攻击时,可以予以还击,开始全面推进引入集体自卫权。此前,日本首相直属委员会9日发表的未来生存战略报告称,日本政府应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在国内极右翼势力膨胀、与邻国岛屿纠纷渐入高潮之时,日本再提“集体自卫权”,无疑是扶正蠢蠢欲动的军国主义苗头。

集体自卫权;日本;解禁;战争风险;宪法解释

  1 图谋修改宪法相关解释

  1 图谋修改宪法相关解释

7月1日,正值日本自卫队成立60周年,日本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决议。该决议认为,即便日本自身未受到攻击,日本也可以为阻止针对他国的攻击而使用武力。这意味着二战后日本坚守的专守防卫政策出现重大改变。

  《产经新闻》10日报道称,日本政府发言人、官房长官藤村修9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目前正考虑向国会提交PKO合作法修订案,修改有关武力使用的规定。”也就是说,当日本的同盟国受到第三国攻击时,可将其视为对日本的攻击并有对第三国发动反击的权利。

  《产经新闻》10日报道称,日本政府发言人、官房长官藤村修9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目前正考虑向国会提交PKO合作法修订案,修改有关武力使用的规定。”也就是说,当日本的同盟国受到第三国攻击时,可将其视为对日本的攻击并有对第三国发动反击的权利。

虽然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任何主权国家都拥有“单独或集体自卫的固有权利”,但日本作为二战侵略国和战败国,在1946年所制定的《日本国宪法》第九条中,明确放弃战争,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朝鲜战争爆发后日本开始重新武装,1954年组建自卫队,但承诺只能维持最小的专守防卫力量,“日本虽然拥有集体自卫权但不能行使”是日本政府一贯的宪法解释。

  日本广播协会报道,一直研究日本中长期发展战略的国家战略会议发表报告也称,为加强与美国等持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的安全保障合作,应通过修改既有制度和习惯做法,扩充安全合作手段,其中包括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解释等。日本国家战略会议主席是首相野田佳彦,成员有外务、财务大臣等政府内阁成员和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及大学教授等。

  日本广播协会报道,一直研究日本中长期发展战略的国家战略会议发表报告也称,为加强与美国等持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的安全保障合作,应通过修改既有制度和习惯做法,扩充安全合作手段,其中包括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解释等。日本国家战略会议主席是首相野田佳彦,成员有外务、财务大臣等政府内阁成员和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及大学教授等。

这次安倍内阁实现了通过改变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目标,这既是他个人的政治理念和政策主张,同时也是日本保守政治家的夙愿。虽然超过半数以上的国民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作为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持谨慎立场,但最终无法阻止安倍打开潘多拉魔盒。这次解禁集体自卫权不仅对日本自身、对日美同盟产生深刻影响,也给亚太地区局势带来不确定因素。

  作为著名“国防战略派”的野田佳彦与新上任的日本防相森本敏在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问题上态度一致。野田佳彦早在任国会议员时就积极主张应拥有集体自卫权。不过,由于国际社会反对和国民反战情绪,日本很难正式修改宪法。但日本执政党和右翼势力提出了“修改宪法解释”的主张,这实际上也得到了日本政府的支持。

  作为著名“国防战略派”的野田佳彦与新上任的日本防相森本敏在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问题上态度一致。野田佳彦早在任国会议员时就积极主张应拥有集体自卫权。不过,由于国际社会反对和国民反战情绪,日本很难正式修改宪法。但日本执政党和右翼势力提出了“修改宪法解释”的主张,这实际上也得到了日本政府的支持。

从日本国内层面来看,解禁集体自卫权意味着日本走向“正常国家”的重大突破。冷战结束后,日本的国家发展战略开始转型,由战后坚持“重经济、轻军备”和平发展路线转向“经济军备均衡发展”路线,试图突破“和平宪法”的军备限制。无论是1992年日本国会通过的“PKO”法案、1999年通过的“周边事态法”,还是伊拉克战争后国会通过的“反恐特别措施法”等,都是日本政府意欲通过“切香肠式”的渐进改革,突破战后体制,实现“正常国家化”的发展战略。安倍上台后,强势提速,把修改宪法视为自己的“历史使命”,上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就组建了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颁布了新的《日本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为“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直到这次通过改变宪法解释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

  日本政府一直解释,日本宪法没有否定集体自卫权,但因为有放弃战争等条款就被认为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因此,日本政府有可能通过修改解释的方式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而不是通过修改宪法的复杂程序。

  日本政府一直解释,日本宪法没有否定集体自卫权,但因为有放弃战争等条款就被认为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因此,日本政府有可能通过修改解释的方式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而不是通过修改宪法的复杂程序。

我们看到,安倍的“正常国家化”路线遭到了日本国内和平主义力量的坚决反对。战后日本民众在反省战争灾难的基础上确定了“反战和平”的和平主义思想,保证了战后近70年的和平与繁荣。在得知安倍内阁决定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消息后,上万民众于6月30日包围了首相官邸举行抗议,喊出了“倾听国民声音”、“不许破坏宪法第九条”、“不需要集体自卫权”等口号。7月1日通过内阁决议后,又有成千上万的民众走上街头表示抗议,149个地方议会对决议案表示批评,认为“仅根据内阁的意见来修改宪法的解释,这是一件令人愤慨的事,将破坏现代宪法的基础”。

  有分析人士认为,因为不少人对引入集体自卫权持反对意见,所以日本政府打算先对争议相对较小的PKO自卫队有限地引入集体自卫权,然后再扩大范围。

  有分析人士认为,因为不少人对引入集体自卫权持反对意见,所以日本政府打算先对争议相对较小的PKO自卫队有限地引入集体自卫权,然后再扩大范围。

毫无疑问,安倍的这些做法将日本民意带到了一个更加分裂的境地,为日本今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最近日本两家报社前后刊登了对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民意调查,《读卖新闻》5月12日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支持在必要范围内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民众达到了63%,支持“全面解禁”的民众有8%,二者占到了71%。但《每日新闻》5月19日刊登的报道显示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民众占到54%,远远超过“赞成”的39%。两份不同的民意调查得出了不同的结果,显示日本国内对于解禁集体自卫权并没有达成共识,意味着对于未来日本的国家发展路线,即坚持和平路线还是“正常国家化”,舆论出现了重大分裂。更为重要的是,安倍为了快速实现其目的,竟然避开国会以内阁决议形式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这一违反民主程序的手法推进解禁集体自卫权,因而遭到了日本国内舆论的强烈批评。这种做法不仅不是“还宪于民”,而是“要从国民手中夺走宪法”。日本国内民众对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分歧和对解禁方式的质疑,事实上动摇了安倍修宪的民意基础。在今后的几个月内,日本政府将根据内阁决议着手修改相关法律,《自卫队法》、《周边事态法》等十多部法律将被修改并需要在国会通过,预计下半年日本国内的辩论和斗争将白热化。

  2 为集结军事“盟友”增筹码

  2 为集结军事“盟友”增筹码

这次解禁集体自卫权,对安倍政权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为了重新打造“强大的日本”,安倍开启了强军之路。但由于他对于过去侵略战争的错误认识和错误言行,不得不令人担忧安倍究竟要把21世纪的日本带向何方?鉴于日本以往的所作所为,安倍此举绝不是世界和平的“福音”,反而有可能为其军事扩张扫清障碍,东亚局势只会因此更加紧张。

  目前,拥有集体自卫权的主张被日本一些民众接受,是由于因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本称尖阁群岛)主权纠纷。日本右翼人士不断鼓吹,中国正在快速扩大军备,为“守卫领土”,日本必须拥有集体自卫权。目前,日本与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加强军事合作牵制中国,但因没有集体自卫权而无法发展为军事同盟。

  目前,拥有集体自卫权的主张被日本一些民众接受,是由于因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本称尖阁群岛)主权纠纷。日本右翼人士不断鼓吹,中国正在快速扩大军备,为“守卫领土”,日本必须拥有集体自卫权。目前,日本与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加强军事合作牵制中国,但因没有集体自卫权而无法发展为军事同盟。

作为东亚的大国,中日两国若能和平共处,必定能给东亚地区带来更大的繁荣和发展。但是,安倍的对华政策却充满敌意,不仅在国内外制造“中国威胁论”,而且拉拢中国的周边国家构筑所谓对华包围圈。安倍这次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目的是扩大自卫队行动范围,提高自卫队行动能力,增强所谓“威慑力”,中国政府对此不能不抱有警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明确指出,中方反对日方蓄意制造所谓“中国威胁论”来推进国内政治议程。中方敦促日方切实尊重亚洲邻国的正当安全关切,慎重处理有关问题,不得损害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不要损害地区和平稳定。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传媒称军国主义抬头,日右翼鼓吹行使公共自卫

关键词: